第89章

文/水千丞
本章字数:8796 谁把谁当真txt下载

黎朔真不想在赵荣天面前表现得像个毛头小子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感到害羞。

赵荣天笑道:“你别紧张,你们年轻人谈恋爱,我是不想管的,但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儿子,又这么优秀,我们心里都很为你们高兴,也希望你们认真对待感情,好好相处,咱们要是成了一家人,那真是亲上加亲了。”

黎朔感激地点点头:“赵总……赵叔叔,谢谢您。”

赵夫人也道:“黎朔啊,你年纪比他大,又稳重懂事,以后要多管管锦辛,别的我都不多求,只希望他健康平安,锦辛更听你的话,阿姨就把他拜托给你了。”

“阿姨,您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他。”

赵锦辛搂住黎朔的肩膀,轻轻晃了晃:“爸,妈,我会好好听黎大哥的话的。”

“你也要听你哥的话,知道吗,这次多亏了你哥,什么时候都要跟家人商量,不要自作主张。”

“是,知道了。”

吃饭的时候,邵群和李程秀坐在离黎朔最远的地方,几乎就是整张桌子的对角线。

黎朔尝了一口菜,就赞赏道:“程秀,这道芦笋是你做的吧?味道真好。”

李程秀笑道:“是我做的。”

邵群眯起眼睛,赵锦辛扭头就冲着黎朔张开了嘴:“我也要吃,啊——”

黎朔笑了,夹起一块塞进了他嘴里,“好吃吧。”看在赵锦辛卖力解围的份儿上,他决定暂时放过邵群。

邵群瞪了赵锦辛一眼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

邵雯举起酒杯:“今天是为了庆祝锦辛的伤口拆线,来,我们一起祝他早日康复。”

众人纷纷举起酒杯,七嘴八舌地说着祝福语,而后将酒杯送到嘴边。

黎朔轻轻托住赵锦辛的杯子:“你就不要喝了,不利于伤口恢复,我替你喝。”

“我就喝一杯。”赵锦辛晃着一根修长的手指头。

“一口也不要。”黎朔拿过他的酒,仰头一饮而尽。

赵荣天夫妇欣慰地对视了一眼。

吃完饭,赵锦辛问起了邵群和李程秀代孕的那个孩子。

提到孩子,李程秀满脸的喜悦:“预产期还有三个月,检查指标都很正常。”

邵群也得意地说:“我们家程秀都给宝宝准备了好多衣服了。”他掏出手机,展示给众人看,“怎么样,都是亲手做的,厉不厉害。”

“哇,超可爱。”邵群的三姐兴奋地夸赞着。

赵夫人也凑过去看,感叹道:“迎接小生命的到来,真是太幸福了。”说完略有些哀怨地看了赵锦辛一眼。

赵锦辛摊手道:“妈,我才24岁。”

“你多少岁有什么关系,你又生不出来。”赵荣□□黎朔抬了抬下巴,“黎朔呢?你爸妈跟你聊过孩子的问题没有?”

黎朔笑道:“聊过,我觉得现在条件还不成熟,但早晚会要的。”

“有这个想法就好,还是要有孩子的。”

赵锦辛含笑看着黎朔:“你的孩子一定跟你一样好。”

李程秀跟着点头。

邵群翻了他们一眼。

天黑之后,邵家人都告辞了,黎朔也要走了,赵锦辛跟到了门口,很自觉地穿上鞋:“我送你去停车场。”

俩人下了楼,黎朔道:“明天真的不用我送吗?”

“我爸都说不用了,你就别跑了,除非你明天特别特别想见我。”

黎朔嗤笑一声:“那我还是忙别的去吧。”

“忙什么?”

“新的事务所啊,这次筹备得很快,月底就可以开了,到时候办个酒会,多请点人来热闹热闹。”

“好啊。”赵锦辛握住他的手,“到时候你要怎么介绍我?”

黎朔看着他:“什么怎么介绍?”

“还是‘恩南集团执行总裁’?”

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后面话应该加一句‘也是我男朋友’,这才对。”

黎朔捏了一把他的脸蛋:“公是公,私是私,为什么要混在一起说。”

“我怕你周围总有不自量力的想勾引你,恨不得在你脑袋上贴我的照片。”

黎朔噗嗤一笑:“我是那么没有自制力的人吗。”

“我怕别人没有自制力。”赵锦辛凑到他耳边,小声说,“比如我看到你就没有自制力,就想把你扒---光了狠狠地干。”

黎朔推开他的脑袋:“小yin---魔,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。”

“其他人当然不能像我一样,我会打死他的。”赵锦辛抱住黎朔的腰,甜甜地说,“黎叔叔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黎朔止不住地嘴角上扬:“好了,我回去了,你也去多陪陪爸妈,他们明天就走了。”

“下次我们一起回去看他们。”

“好啊。”赵锦辛撅起嘴,一副要糖吃的样子。

黎朔亲了他一口:“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黎朔把大部分精力投入了新的事务所的筹建中,而随着恩南业务的扩张,赵锦辛也忙了起来,每天都带着一只受伤的手跑来跑去。

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,赵锦辛也尽可能地抽出时间来找黎朔,能赖一晚上就赖一晚上,不能也要蹭一顿饭。

越是这种“久别重逢”的热恋期,黎朔越是想要保持冷静,如果真的如赵锦辛所说,他们在谈一生一世的感情,那么就更没有理由太急躁,所以他始终和赵锦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这是对赵锦辛的考验,也是对自己的考验,考验他的掌控力会不会再次败于发热的大脑。

这天,黎朔正和温小辉喝酒呢,赵锦辛打了电话来,问他在哪儿,黎朔道:“你现在不会在我家吧。”

“是啊,我开车刚好路过,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。”

“你这段时间已经‘不小心’路过几次了?”黎朔无奈道,“我跟朋友喝酒呢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……哪个朋友啊。”

“小辉。”

赵锦辛轻哼了一声:“我等你。”

auzw.com

“你回去吧,我还要好一会儿。”

“随便你,我就要等你。”

黎朔无奈道:“那好吧,你等吧。”他挂了电话。

温小辉撇撇嘴:“粘人精。”

黎朔笑笑:“是有点粘人,不过挺可爱的。”

“可爱?”温小辉一副受不了的表情,“也就你觉得他可爱,可爱你怎么还不回去?”

“我们要慢慢相处,太急躁了不好。”他们以前就是太急躁了,激--情像燎原的火,烧毁了所有的理智,才会造成那些不堪承受的痛苦,他已经长教训了,再也不敢了。

“有道理,男人嘛,就是要吊一吊。”温小辉挤眉弄眼地说,“哎,我送你那些,你们试了没有?可好了。”

黎朔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,他脸上有些不自在,“还、还没。”

“试试啊,别浪费了呀。”温小辉yin---笑道,“我保证你们喜欢。”

黎朔至今都不敢让温小辉知道,他和赵锦辛在床上的真正位置,他也不是觉得丢脸,只是想到温小辉可能会吓哭,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说明的必要,再说,赵锦辛也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看,向来给足他面子,这一点黎朔一直很感动。

温小辉见他表情尴尬,故意逗他:“哎哟,你害羞啊?我看你家那口子可不像要脸的样子。”

黎朔低笑道:“有空、有空我会试试的。”

“哈哈哈我等你做产品反馈啊。”

黎朔意识到再聊下去,要变成午夜场了,还是提前走了,而且,他虽然不想承认,但心上确实挂着在他家门口等他的赵锦辛。

匆匆回到家,赵锦辛果然坐在他门口呢,一见他回来,就抱着膝盖,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黎朔靠在墙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:“其实你有我家钥匙吧?”

“是啊,但我要是擅自进去了,你一定会生气吧。”

“会的。”

“所以我只好在这里等你。”赵锦辛“喵”了一声,“主人,你回来了。”

黎朔扑哧一声笑了,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。

赵锦辛抱着他就亲了一口,然后糊在他背上,跟着进了家门,一边还凑在黎朔脸旁边使劲嗅:“喝酒了?”

“就一点点。”

“你不让我喝酒,自己去偷跑去喝酒。”

“不让你喝是为了你的健康。”

“我伤口都愈合了。”

“还有疤呢,喝酒影响疤痕修复。”

“疤有什么关系。”赵锦辛把手掌摊开在黎朔面前,笑道,“我越看越酷,你看过一个漫画没有,叫犬夜叉。”

“我不看你们小孩子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小孩子,大人也看的。里面有个角色,手掌是个黑洞,可以把东西吸进去,你看我这个像不像?”赵锦辛把手掌贴向黎朔的脸,嘴里还配音,“呼……就这样,把你吸进去,你就和我再也分不开了。”

黎朔低笑道:“幼稚。”

赵锦辛亲着他的脸颊、嘴唇:“只要能不和你分开,我什么办法都会用的。”

“你什么办法都不需要用,只要好好的、正常的谈恋爱。”黎朔拍拍他的手,“想喝点什么?”

“牛奶。”赵锦辛道,“你也喝一杯,解酒、助眠。”

“好。”黎朔去热牛奶了。

赵锦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看着黎朔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眼神是不加掩饰地痴迷。

很快,黎朔端了两杯牛奶出来,递给赵锦辛一杯,自己也喝了起来。

赵锦辛一边喝,一边故意把奶渍弄到嘴边,然后伸出一截嫩红的舌头,沿着唇线轻轻地舔,并用那对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看着黎朔。

黎朔的喉结上下滑动,他别开了眼睛,为掩饰情绪的波动,他把桌上的文件推给赵锦辛,“我助理做的开业酒会策划案,你看看怎么样。”

赵锦辛撇了撇嘴,拿起策划案翻了翻:“李程秀,温小辉,常文幼……”他挑起一边眉,“你这是办开业酒会啊,还是前男友派对啊。”一想到他要一次性面对三个和黎朔有过过去的人,他的感到心情烦躁。

“多请些朋友来捧场不好吗。”黎朔顿了顿,“另外,小辉和文幼不是我前男友。”

“李程秀也不是啊,那是你一厢情愿吧。”赵锦辛经常告诫自己,不要像他哥那样乱发横醋,尤其是对现在已经是他嫂子的人,可偶尔,尤其是他感受到到处有人觊觎他的人时,他突然就能明白他哥的心情。

黎朔眯了眯眼睛,他端起空的牛奶杯,走向厨房,路过沙发的时候,揉了揉赵锦辛的脑袋,语调温柔:“那是我们的事了。”

赵锦辛嘴角带笑,眼里却没有笑意。他跟进了厨房:“你邀请我嫂子,就不怕我哥硬要跟来?我哥那个人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万一他给你难看,多尴尬啊。”

“哦,那我多雇些保安。”黎朔利落地冲洗着杯子,“你的呢?拿过来。”

“还没喝完。”

“快点喝吧,时候也不早了,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赵锦辛从背后抱住他,在他耳边吹气,声音低沉性感:“你又赶我呀,我今天就不能留下来吗。”

“你已经耍赖了好多次了。”黎朔柔声道,“乖,开车小心点。”

赵锦辛不为所动,晃着他的腰撒娇:“我要是一定要留下来呢。”

黎朔唇角带笑,却没说话。他沉默地洗杯子、控水、擦干,然后抽出纸巾慢腾腾地擦手,再一个抛物线,把纸巾扔进了纸篓。

最后,他才轻轻挪开了赵锦辛环着他腰的手。

赵锦辛失望地说:“黎叔叔,你可真是块难啃的骨头。”

“还好你牙够硬。”黎朔凑上去亲了他脸颊一下,“回去吧,乖。”

“你温柔又无情的样子最迷人了。”赵锦辛低头含住他的唇,温柔吸吮着,而后难舍难分地放开,“可人家的牛奶还没喝完呢。”

“那就喝完。”

赵锦辛举起牛奶杯:“你喂我。”

黎朔勾唇一笑,仰头将剩下的牛奶灌进了嘴里,然后一把按住赵锦辛的后脑勺,温热的、带着奶香的唇瓣堵了上去,这个吻比之刚才的要粗暴、热烈百倍,用最原始的方式将牛奶送进了赵锦辛嘴里。

赵锦辛一手抓住他的手腕,一手抱住他的腰,反客为主,将人按在了墙上,粗暴地亲吻着。

牛奶顺着唇角淌进了衣领,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,下巴上残留着奶渍,均有些狼狈。

赵锦辛舔了舔嘴唇,微眯着一对天生风流的桃花眼,暧昧低语:“真的想让我回去?”

黎朔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留下。”

赵锦辛仿佛听到了战鼓的第一声响,浑身血液都跟着那简单的两个字沸腾了。

这是一个长长的、甜甜的夜。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88章 返回《谁把谁当真》目录 下一章:第90章(快捷键 →)